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五月 2007

瀋陽故宮中〈清‧成親王永瑆〉石刻(從yahoo blog轉載並更新內容)

with one comment

stone.jpg

近年來喜歡用攝影作記錄的活動。自從重拾畫筆後,選擇了水墨,很多時候目光都放在不同物質的肌理及排列的規律上、前人的作品及技巧上、以及歷史的事跡。當中用相片紀錄最多的是石刻。蔡海鷹老師曾告訴我說若然可以用柔軟的毛筆寫書法及寫畫時,能表現出「刻」的力度,便能做到一條好的線條。緊記於心。於是很自然地用攝影機,在光的捕捉下找尋「刻」的光暗,從中感受線條軟硬的力度。

幸因工作關係去年有半年時間遊走在中國六個省份,工作之餘找緊機會到訪了很多與水墨及歷史相關的地方,包括杭州的西泠印社、牡丹亭、黃賓虹、潘天壽、李叔同及吳昌碩等人的故居; 北京琉璃厰、北京藝術學院; 瀋陽大清故宮(要比北京故宮保留得更完整及沒有多作不必要的修飾。要是對中國建築有興趣的話,我會推介此地,它柱子及橫樑上的雕刻和色彩都盡見原貌)、張學良故居及九一八紀念館等等。看到多位當代大師的水墨及書法作品(看到了芧盾及錢鍾書的筆跡),感動之餘亦讓我明白更多中國藝術創作的近代發展及作者之間、社會動盪下的相互影響。而九一八紀念館留下了中國抗日戰爭歷史,縱使國家有意將歷史上最羞恥的部分大幅刪去,我仍覺得很值得一去,好讓現今的一代明白今天的處境真是得來不易。

說到這裡,想拉開話題,今天看到明報一則新聞〈吾爾開希﹕馬力沒教養說混話〉:「吾爾開希表示,香港支聯會長期支持民主運動,批評馬力的言論是無恥、沒有良心,他完全認同,他個人覺得馬力可能在簡單的環境中成長,沒有經歷過動盪與挫折,所以才會有如此簡單的判斷。他說,馬力的看法不單單是邏輯不通,更像是沒有教養的小孩說出沒有教養的混蛋話,他個人深表同情。」這段話真的很精境 – 撇開政治因素去談,沒有相同的經歷,根本是沒法真正了解「支持」及「反對」的目的。對於六四事件,我也只能處於「聽說過」及在相片中、螢光幕中「見證過」的層面,真正的感受及真相我只能想像。可恨亦可幸地,從我過去的經歷中,都從沒有過很大的傷痛及恐懼,即使是在沙士期間,我人在芬蘭,也不過是在一個空氣很好,人煙稀少的國家中擔憂。因此,那時北京學生經歷的也必然是遠超過我想像可捉及的感受。

想想,香港的藝術作品似乎都少了一種力量,那種更能感動人心的力量,並非因為不才(質素好的作家及藝術家確實是存在的),只是我們六十年代後出生的人,在香港這地域太被受保護了,沒有共同經歷真正的挫敗及傷痛,爭取及追求的都是那些城市發展中不能改變的事實。我並非在期待可怕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的城市裡,只是明白到想更進一步,必須正視身份,我希望有成為「中國人」的覺悟,多用雙腳四處看,往內地了解現狀,將眼光放在國家上,而非只是一個城市。那以後才可看見爭取及追求的目標。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31, 2007 at 5:23 下午

張貼於水墨

《重組句子》 Mixed-up sentence 2007

with 15 comments

ex.jpg 
*現正展於中大許氏文化館 (相片標題貼在地上) It is now exhibiting in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ui Gallery (the captions are sticked on the floor)
* special thanks to Lee Kit (李傑) for all his support.

這組相片是2007年4月26日的「現在」對「過去」的重寫。

我「過去」重要的記錄:既然人們習慣了被引導,那除了標題外,在我帶你窺看我一個私人的小故事前,多告訴你故事的開始:「從前有一位黃淑琪,她住在香港,到過芬蘭。從前有一位黃淑琪,她住在香港,到過芬蘭。從前有一位黃淑琪,她住在香港,到過芬蘭。從前有一位黃淑琪,她住在香港,到過芬蘭。從前有一位黃淑琪,她住在香港,到過芬蘭…」

This series of photographs is reviewed “Now” on 26th of April about my “Past”.

The important record about my “Past”: Since people are used to be directed, besides providing with captions, I am here to attach more information before you look at my private story: The story is begun, “There is Ki who lives in Hong Kong, had stayed in Finland. There is Ki who lives in Hong Kong, had stayed in Finland. There is Ki who lives in Hong Kong, had stayed in Finland. There is Ki who lives in Hong Kong, had stayed in Finland…”

8 pieces (從左至右 From Left to Right)

1. 歷史 (History) 2006
2. 原色 (Original) 2004
3. 我倆 (We) 2006
4. 操縱 (Control) 2001
5. 重鎮 (Supreme) 1999
6. 氣化 (Nebulization) 2003
7. 漸見 (Fade-in) 2004
8. 規條 (Ordinance) 1997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31, 2007 at 4:22 下午

張貼於影像

吃喝,欠玩樂

with one comment

近年來都在忙這忙那,去玩都要度時間。所以心血來潮(暫放下一切責任)約了幾名好友今個星期日上快艇出海滑水及游水(多數是西貢),晚上到漁排BBQ/食海鮮(我會釣魚),誰想去就話我知啦。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30, 2007 at 10:44 上午

張貼於活動

Just TOoo Hot

with 3 comments

早前在My Space找到這組來自以色列的Girl Band – Terry Poison,她們玩的電子流行音樂及外貌,都讓我尖叫「Fucking Cool and Sexy」!心水之選除了這首,便是 “Buzz on the Bell",可以在她們的myspace聽到。

http://www.terrypoison.com/
http://www.myspace.com/terrypoisonmusic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25, 2007 at 1:21 下午

張貼於音樂

“A Separate Domain"

with 6 comments

17_05_2007_edm.jpg 
“A Separate Domain"
 27/5 – 8/7/2007

Artists:
  Lee Kit
  Ivy Ma
  Ki Wong
 
 Opening: 26/5/2007, 5pm
 Venue: Hui Gallery, New Asia Colleg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25, 2007 at 10:43 上午

張貼於影像, 活動

回信

with 8 comments



從妳的文字中看見比現在年輕的自己,謝謝妳留下的文字,在我滿腦子一大堆事情,並失去一點往前看的傻氣時,它們恰巧成了安寧的良藥。妳問:「你會做開路者嗎?」我想不出答案。成開路的人對我來說是否重要嗎?我只想簡簡單單,不緩不迫,發著愛發的夢,務實地做著喜愛的事,跟喜愛的人談天說地。

一直很怕作老土的事,但卻是一直做著,因為你們都太好了,近來總是很容易被弄哭。即使沒談很多的話,仍能感覺你們在我身邊存在的重要性。有時候我們會失去一些光芒,那是因為要儲起更多的能量,不作浪費。此刻只想告訴妳:「妳生活的困窘我是感覺到的。」

去年很多時間在中國內地,看畢維持了半年的2006超級女聲的比賽,聽了很多女孩的故事。其中一位女孩一直在比賽中唱著自己寫的歌,不論歌曲或歌詞我都喜歡極了。可是在中國內地,大眾的接受力很低,依然喜歡震音震到樹落,尾音拉長像死不斷氣,雄壯地唱出跳舞歌曲,唱歌時身體及面部尷尬地扭動,像要扭出光明前路...中國人的情感都不知往哪跑了?她的堅持(當然沒有勝出),是很有勇氣的表現!

她其中一首歌,送給妳(好似首歌係我咁),留意片中巫啟賢說的癈話。

朱雅瓊《隨意歌唱》歌詞
  
  我喜歡陽光照在我頭上
  微風把心吹到天上 
  我喜歡生活的簡簡單單
  我喜歡胡思亂想

  我站在街上看著人群
  那麼匆忙  
  我站在地上看著天空 
  燦爛明亮 
  我站在這裏想像你
  就在我身旁 
  假裝陶醉靜靜聽我歌唱

  我喜歡陽光照在我頭上 
  微風把心吹到天上
  我喜歡生活的簡簡單單
  我喜歡胡思亂想 

  我站在街上看著人群  
  走進高樓
  我知道有天我會一樣 
  風箏在頭上輕輕飛過 
  我知道我不會一直這樣
  
  不喜歡生活的緊緊張張 
  不喜歡風箏被擋住方向  
  不喜歡沒有你在我身旁 
  不喜歡想到失去方向   
  不喜歡想到失去方向
 
  我只想隨意歌唱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23, 2007 at 5:05 下午

張貼於朋友

百無禁忌

with 15 comments

stop2.jpg

新年的時候,阿哥的女友從148期壹週刊裡,撕下一頁刊登了一張長發門牌的照片給我。那是投稿版,我們一家看了標題及相片都格格大笑起來。鍾生好o野!留意到我們店舖的最大特色 – 售賣海味及香燭,抵你賺兩舊。

可知道售賣海味及香燭這兩種’唔啦梗’貨品的概念是多麼的厲害,都是我在讀初中時因好奇下問才了解箇中因由。這是在我尚未出世時阿公及媽媽想出的橋,六、七十年代,除了節日,大部份香港人還是習慣初一、十五燒衣,及平常遇有好事或不幸都燒衣作福還神的年代,賣衣紙確實是相當唔錯的生意。本以售賣海味為主,那時生意已不錯(七、八十年代,真係好多人魚翅撈飯,吉品鮑魚當牛排吃。好爆發戶咁呀!浪費了好多現在已找不到的靚貨。)但基於沒人會怕多賺幾個錢,只怕沒橋的原因,他們便多開這條門路。而最聰明及促使兩種貨品並存的理由是:(有組織地轉述媽媽的答案)由於不是每一個節日都會有人買海味,而又平均每月總有一種節日,無咁多人買海味時(農曆新年、中秋節、端午節)都可以大賣衣紙(觀音誕、重陽節、鬼節、清明節),所以每個月客人都有理由大大光顧長發。再者於節日期間,人們都較肯花錢,所以在衣紙行業萎縮前,生意幾十年都隨著通膨持續穩定上揚。此外,海味及香燭的共存更可滿足辦理婚喪喜慶的客人。

至今,爸爸及媽媽兩老依然創意無窮(好叻叻!),阿爸於四年前引入花茶來賣,同一種貨售賣價格比一般茶莊平,自然大受九龍城街坊歡迎。遲下在這裡為大家逐款介紹,愛美的你不要錯過啦!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22, 2007 at 12:4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