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瀋陽故宮中〈清‧成親王永瑆〉石刻(從yahoo blog轉載並更新內容)

with one comment

stone.jpg

近年來喜歡用攝影作記錄的活動。自從重拾畫筆後,選擇了水墨,很多時候目光都放在不同物質的肌理及排列的規律上、前人的作品及技巧上、以及歷史的事跡。當中用相片紀錄最多的是石刻。蔡海鷹老師曾告訴我說若然可以用柔軟的毛筆寫書法及寫畫時,能表現出「刻」的力度,便能做到一條好的線條。緊記於心。於是很自然地用攝影機,在光的捕捉下找尋「刻」的光暗,從中感受線條軟硬的力度。

幸因工作關係去年有半年時間遊走在中國六個省份,工作之餘找緊機會到訪了很多與水墨及歷史相關的地方,包括杭州的西泠印社、牡丹亭、黃賓虹、潘天壽、李叔同及吳昌碩等人的故居; 北京琉璃厰、北京藝術學院; 瀋陽大清故宮(要比北京故宮保留得更完整及沒有多作不必要的修飾。要是對中國建築有興趣的話,我會推介此地,它柱子及橫樑上的雕刻和色彩都盡見原貌)、張學良故居及九一八紀念館等等。看到多位當代大師的水墨及書法作品(看到了芧盾及錢鍾書的筆跡),感動之餘亦讓我明白更多中國藝術創作的近代發展及作者之間、社會動盪下的相互影響。而九一八紀念館留下了中國抗日戰爭歷史,縱使國家有意將歷史上最羞恥的部分大幅刪去,我仍覺得很值得一去,好讓現今的一代明白今天的處境真是得來不易。

說到這裡,想拉開話題,今天看到明報一則新聞〈吾爾開希﹕馬力沒教養說混話〉:「吾爾開希表示,香港支聯會長期支持民主運動,批評馬力的言論是無恥、沒有良心,他完全認同,他個人覺得馬力可能在簡單的環境中成長,沒有經歷過動盪與挫折,所以才會有如此簡單的判斷。他說,馬力的看法不單單是邏輯不通,更像是沒有教養的小孩說出沒有教養的混蛋話,他個人深表同情。」這段話真的很精境 – 撇開政治因素去談,沒有相同的經歷,根本是沒法真正了解「支持」及「反對」的目的。對於六四事件,我也只能處於「聽說過」及在相片中、螢光幕中「見證過」的層面,真正的感受及真相我只能想像。可恨亦可幸地,從我過去的經歷中,都從沒有過很大的傷痛及恐懼,即使是在沙士期間,我人在芬蘭,也不過是在一個空氣很好,人煙稀少的國家中擔憂。因此,那時北京學生經歷的也必然是遠超過我想像可捉及的感受。

想想,香港的藝術作品似乎都少了一種力量,那種更能感動人心的力量,並非因為不才(質素好的作家及藝術家確實是存在的),只是我們六十年代後出生的人,在香港這地域太被受保護了,沒有共同經歷真正的挫敗及傷痛,爭取及追求的都是那些城市發展中不能改變的事實。我並非在期待可怕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的城市裡,只是明白到想更進一步,必須正視身份,我希望有成為「中國人」的覺悟,多用雙腳四處看,往內地了解現狀,將眼光放在國家上,而非只是一個城市。那以後才可看見爭取及追求的目標。

Written by kiwong

五月 31, 2007 於 5:23 下午

張貼於水墨

一個回應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太好了,好感動,妳的遊歷對妳很有幫助。阿Ki又長大了。很羨慕妳可以用腳去走遍大江南北,用心去感受四圍身边的人和事。畫畫令妳對線條、光暗、構圖更敏感。中國水墨畫更對妳的人文感情培養很有幫助,令妳的胸懷更廣闊,妳的作品吏成熟。對妳很有期待。努力、加油!!!

    Fat Boy

    六月 1, 2007 at 11:04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