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八月 2007

為什麼懷舊起來 (更正)

with 6 comments

是因為消失得快。

不知何時開始討厭回憶,快樂的還是不快樂的,通通棄置在沒用的腦細胞裡,除非有什麼刺激起它們,令它們活躍。我認為很多事都是理所當然的。從來城市中、國家中的事及規則都掌握在有權有勢的人,他們並沒有刻意去欺壓群眾,因為對他們而言我們都太微不足道,要說,也只能說他們較不懂考慮別人的感受罷了。小時候倒有想過為什麼什麼人爭取公義,為大自然、動物、女性、窮人、孤兒及傷殘發聲。及至現在覺得畢竟是遊戲一場,冷眼旁觀的我反而感到自由。

一些朋友為了保留天星碼頭而盡力,這件事讓我一直思考,我是支持還是反對的?我了解的事太太少了。如果是為了要淡化殖民地色彩(不是指忘掉歷史),我會贊成。尤其當我在瀋陽的九‧一八紀念館,聽到兩名中國人指著展出的死刑犯骸骨大笑,說他們被殺害的方法很好笑時,我每一個細胞都很激動,那刻我怒目鄙視他們,我們可跟死刑犯是流著同一的血脈!我們這一代大概已忘掉祖先所經歷過的,為我們鋪過的路。我這「香港人」*有了成為「中國人」的決心,找尋可融合的方向(尤其是在藝術層面上)。淡化殖民地色彩,我會一廂情願地想成是淡化英國人留下給香港人的那些過份美好的印象。政府從來都沒有要我們表達意見,順從便可,令我想得無聊,也真的有夠一廂情願。

*每一個地區都有其特色,我是很香港的香港人,我也喜歡這個身份,只是希望多一份國家及民族意識,在不斷西化及全球化的社會裡,保留一點再久一點的事物及內涵。

皇后碼頭是當年配合城市發展而出現的建築物,本身就是一項發展一個建設,說是為了保存文物,從藝術及文化價值上看,於我而言未是重要的支持點。然而,它現在的價值是爭取保留的人而立的,爭取者讓我們思考,於是,爭取的目的已不只是保留碼頭原址,而是對既定的遊戲規則發出了狠批。我想到了《Manderlay (2005) 》(Lars von Trier),女主角抱持公義的心改變承襲的規則,為了讓民眾過得更「好」,而那種近乎完美的「好」最終被扭曲了,是因為她訂立的規條將「人心」都忽略,那些被保護的自利的人從來都沒有真正明白及懷疑想要的是什麼,求的只不過是安穩及豐足。

爭取者讓我們想起了重視文物保護、爭取及參與的重要性,帶出了有關歷史、現今社會和未來發展的問題。我還是沒有結論,因為不才,看不見碼頭留或不留下的真正影響,但多建一個商場,也真的有夠浪費土地。在內地看到香港的報導,一名爭取者在碼頭上蓋與警方對話,堅持最後。這刻,我明白及看見自己的心。我並沒有結論,因為已不是重點。但,我會維護及尊重爭取者的決心,他們讓香港人上了一次好好的思想課。

如果可以,她留下來了,或繼續固有的功能,或是成為爭取者及教育界宣傳文物保護意識的集散地‧‧‧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八月 12, 2007 at 2:57 下午

張貼於社會

自語

with 3 comments

可以再開放一點。

Written by kiwong

八月 5, 2007 at 11:54 上午

張貼於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