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九月 2007

This live ~~

with 3 comments

  

Wow~~I want to be there.
Music When the Lights Go Out – my choice of Pete Doherty (The Libertines) He sang another version in this live. I love it.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九月 25, 2007 at 4:22 下午

張貼於音樂

很愛妳

with 3 comments

有一種友愛,獨立而恆久。也只有妳。讓我感覺妳的存在是我生活及靈魂的一部份。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妳看著我的相片說:「相片說漏咀。」那刻開始,妳已存在。妳比任何一個我認識的人都強,也都弱。我常想,要是妳生於戰亂的時候,妳必定能令妳身處的環境及四周的人安寧,也會帶領大家創造美好的新世界,因為那時候的妳總有一種自然散發的爆炸力、魅力及使命感。妳的單純是100%純正的,即使說謊也是最單純的。面向我們身處的城市,妳顯出了疲態,20歲以前還可以,因為青春。由於一直的抗衡,長期與體內的另一個妳爭鬥、與靈魂獨處、身邊人對妳過份關愛帶來的壓力、長時間拒絕與外界接觸及讓妳變形的慢性疾病,現在的妳快連踏出房門的力氣都沒有。快些想起來吧。

妳獨有的,與大自然及動物溝通的力量,她們才是妳生命之源。對不起,我是心急了。已用不著要作些什麼跟什麼的,因為我只在乎妳過得怎麼樣(如妳說:「最近好嗎?」),每天每秒。七年前我說,妳是我的太陽,我總是繞著妳運行,當我說太陽是圓圓的,妳必然告訴我她是方的。現在呢。

我們什麼也不是。

對呀,我們經常從"0″開始,癲狂過後又是一刻的平靜,再來是愛及再次的狂亂,我已討厭黑暗,曾經跟他們的交易,對他們的著迷,已還清(應該是吧),即使還不時有莫名的恐懼及不安,至少我可以說這是正常人的黑暗面。我們真的很普通。

有點不安了,雖然斷續的連絡讓我知道妳身處那裡。但,分開太久了。曾經這麼接近及互相依賴,是非親屬的血脈相連關係。還有那讓我討厭又喜歡的,現身處挪威的那位,妳們可知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間是有妳倆同行,總是與大海、沙石、山、空氣、樹木、野果、昆蟲及動物接觸,自由及自信。那是從1997年開始的。這幾年我們都在不同的陽光下。什麼時候。

我們往外走一回?

我這樣討厭回憶,卻又不停回頭看,都是妳們害的。所以,要平平安安回到我們的地方。為妳們準備好吃的小點及玄米茶。

怎麼樣?

Written by kiwong

九月 23, 2007 at 1:53 下午

張貼於朋友

手+影繪+音樂=

leave a comment »

《半月》
SOUR official website: http://sour-web.com/

Written by kiwong

九月 20, 2007 at 10:00 上午

張貼於音樂

文化之旅 – 鬼屋

with 5 comments

ghosthouse01.jpg

早前在肆慶的攝影教授課程中,內容分有個人、社區及環境三大題目,其中一節有關社區的活動,名為文化之旅。將學生分成四組,每組找一處他們認為有意思的地方,尤指有歷史價值及社區特色的空間/建築物,透過訪問、個人回憶及攝影,作資料收集。之後,每組帶領我們到選定的地方作導賞式的介紹。

其中一個地方,他們稱作鬼屋,選擇這地點的學生,因為害怕,所以只是在外面拍了一張正面的相片(唉~~怕就咪鬼選啦)。喜歡亂走的我,帶學生進內看,踏入門檻後嗅到屎味,於是急步往內走進,走過天井是兩間大廳,沒有任何傢俱,窗戶被磚頭封死。因為起了個頭,其中一位男學生卓智放膽往小巷進發,我們都想找可以上上層的樓梯。忽地,聽到他踏碎了好像玻璃的東東,往地上看,是一支支的針筒,他說得慢,語氣平淡,腳卻走得快(好好笑):「我走人lu~~有白粉針o既 。」他的舉動令大家「走得快,好世界」,當然這也是應有的危機感。於是,我們只好在門前討論,除了說有鬼、有人吊頸及好陰森外,就只知道屋在荒廢前,是縣政府用作開會的地方。門上隱約可見「未來」、「爭取」等的字眼,是文革時期吧。問學生:「大家選的四個地方中,要是必須清拆其中一個地方,你會選擇哪處?」他們都選這地方。似乎它散發出來的「恐怖」,有機會為它帶來拆卸的危機呢。這不是很有趣嗎!?彷彿它是生命體,大家都在意識地抗體。對於他們的答案我並沒有多加意見,只著意導他們欣賞這建築物的獨特結構、其展現在窗及天台外牆的精美工藝,以及那「恐懼感」帶來的種種想像。它約隱約現地存在於這個社區的人心中。

回港後,給爸爸看了這張相,問生於30年代的他,可會對這樣子的建築物感到熟悉。想不到,他說:「我們鄉下以前都有很多類似的屋,是地主才有的屋,那些字必然是後加的,從來共產黨就只會強搶,沒有建設。我們的祖屋也是他們搶去的,亦弄死了你的爺爺。共產黨什麼都不好!」說起共產黨及中國,爸爸還是老樣子。

那晚,這張照片這座還在新橋鎮的鬼屋,勾起了爸爸一些回憶…

然而,也讓我對鬼屋多了一點想像。

Written by kiwong

九月 11, 2007 at 6:57 下午

張貼於社會, 影像, 活動

那是什麼都沒有的時候

with 9 comments

london2.jpglondon01.jpg
*2004年,聖誕節,在不認識的人及地方中過了四天。這棄置了的房屋內住了四戶人,水及電都是偷的,厠所還貼滿了大量的色情照片。

偶爾回想起在芬蘭的日子,日子平淡地過,沒有熟悉的人及事,將過去及擁有的東西置放一旁。自然自在。遇上過很多很多的人(包括重視的及不曾重視的),以及到過的地方都已成了「印象」– 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嗎?從小就缺少了記憶細胞,唯有看著照片,讓片段重組,有關沒關的都在一瞬間堆上來,有一點點傷感、平靜、滿足、懷念…曾經,找著了什麼嗎?回憶就是這麼一回事。回憶就是欠缺了快樂的情感,因為快樂是屬於當下的。現在快樂。

Written by kiwong

九月 5, 2007 at 4:56 下午

張貼於影像, 朋友

誠徵

with 3 comments

recruitment.jpg

kid.A creative workshop is now looking for full-time/part-time and project base teaching artists. Interested parties pls call 25524266 or email to lana@kidaworkshop.com

Written by kiwong

九月 2, 2007 at 5:52 下午

張貼於朋友,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