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九月 23rd, 2007

很愛妳

with 3 comments

有一種友愛,獨立而恆久。也只有妳。讓我感覺妳的存在是我生活及靈魂的一部份。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妳看著我的相片說:「相片說漏咀。」那刻開始,妳已存在。妳比任何一個我認識的人都強,也都弱。我常想,要是妳生於戰亂的時候,妳必定能令妳身處的環境及四周的人安寧,也會帶領大家創造美好的新世界,因為那時候的妳總有一種自然散發的爆炸力、魅力及使命感。妳的單純是100%純正的,即使說謊也是最單純的。面向我們身處的城市,妳顯出了疲態,20歲以前還可以,因為青春。由於一直的抗衡,長期與體內的另一個妳爭鬥、與靈魂獨處、身邊人對妳過份關愛帶來的壓力、長時間拒絕與外界接觸及讓妳變形的慢性疾病,現在的妳快連踏出房門的力氣都沒有。快些想起來吧。

妳獨有的,與大自然及動物溝通的力量,她們才是妳生命之源。對不起,我是心急了。已用不著要作些什麼跟什麼的,因為我只在乎妳過得怎麼樣(如妳說:「最近好嗎?」),每天每秒。七年前我說,妳是我的太陽,我總是繞著妳運行,當我說太陽是圓圓的,妳必然告訴我她是方的。現在呢。

我們什麼也不是。

對呀,我們經常從"0″開始,癲狂過後又是一刻的平靜,再來是愛及再次的狂亂,我已討厭黑暗,曾經跟他們的交易,對他們的著迷,已還清(應該是吧),即使還不時有莫名的恐懼及不安,至少我可以說這是正常人的黑暗面。我們真的很普通。

有點不安了,雖然斷續的連絡讓我知道妳身處那裡。但,分開太久了。曾經這麼接近及互相依賴,是非親屬的血脈相連關係。還有那讓我討厭又喜歡的,現身處挪威的那位,妳們可知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間是有妳倆同行,總是與大海、沙石、山、空氣、樹木、野果、昆蟲及動物接觸,自由及自信。那是從1997年開始的。這幾年我們都在不同的陽光下。什麼時候。

我們往外走一回?

我這樣討厭回憶,卻又不停回頭看,都是妳們害的。所以,要平平安安回到我們的地方。為妳們準備好吃的小點及玄米茶。

怎麼樣?

Written by kiwong

九月 23, 2007 at 1:53 下午

張貼於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