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七月 1st, 2009

莊周夢蝶

with 4 comments

今年年頭,還微涼,與vik到長沙游水,我一個人站在海中心時,一隻有一雙手大小的黑色蝴蝶從我身後飛向更遠的海中心。之後,陸陸續續至二月,看見大小相若的黑色大蝴蝶,在鬧市中、人群裡、郊外...最奇怪的,是出現在富德樓studio裡,它,有耀眼的寶籃色在絨黑的蝶背上。前一晚窗關好了才離開,第二天早上回去時,它竟從我的MAC機後飛出來,嚇了一跳。於是,馬上開窗放它離去。那時,我問身邊的朋友們有沒有留意到蝴蝶的出沒,他們均說沒有。至現在,我還是覺得它們當時在我眼前的出現,是奇怪的。我相信大自然,它們總是在「說話」,要是你還高興的在聽。

vik做了這個http://issuu.com/drawwithme/docs/butterfly,很動人,我跟她說,最後還是妳給我「看見」。

「莊子一天做夢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夢醒之後發現自己還是莊子,於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夢到莊子的蝴蝶呢,還是夢到蝴蝶的莊子。在這裏,莊子提出一個哲學問題——人如何認識真實。如果夢足夠真實,人沒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夢。」

*賴朗補充:「有如《海邊的卡夫卡》最後一節所說,“這個世界是隱喻。”」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七月 1, 2009 at 8:16 下午

張貼於自語,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