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莊周夢蝶

with 4 comments

今年年頭,還微涼,與vik到長沙游水,我一個人站在海中心時,一隻有一雙手大小的黑色蝴蝶從我身後飛向更遠的海中心。之後,陸陸續續至二月,看見大小相若的黑色大蝴蝶,在鬧市中、人群裡、郊外...最奇怪的,是出現在富德樓studio裡,它,有耀眼的寶籃色在絨黑的蝶背上。前一晚窗關好了才離開,第二天早上回去時,它竟從我的MAC機後飛出來,嚇了一跳。於是,馬上開窗放它離去。那時,我問身邊的朋友們有沒有留意到蝴蝶的出沒,他們均說沒有。至現在,我還是覺得它們當時在我眼前的出現,是奇怪的。我相信大自然,它們總是在「說話」,要是你還高興的在聽。

vik做了這個http://issuu.com/drawwithme/docs/butterfly,很動人,我跟她說,最後還是妳給我「看見」。

「莊子一天做夢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夢醒之後發現自己還是莊子,於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夢到莊子的蝴蝶呢,還是夢到蝴蝶的莊子。在這裏,莊子提出一個哲學問題——人如何認識真實。如果夢足夠真實,人沒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夢。」

*賴朗補充:「有如《海邊的卡夫卡》最後一節所說,“這個世界是隱喻。”」

Written by kiwong

七月 1, 2009 於 8:16 下午

張貼於自語, 朋友

4 回應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不需要知道什麼是真實、最重要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努力不懈向理想目標前進。過程中妳會感到滿足、快樂。可能到結局原來不是自己所想,但中間己經有很多快樂,就足夠!好似行山一樣總以為下一個山會有美麗風景,但好可能只係一個希望,當到了可能不外如是,不過在妳往上走時你已見到了不同的花朵、樹木,如果妳不走上山可能但錯過這沿途風光。

    愛過方知情重、醉過方知酒濃。唔愛過、醉過又点知當中樂趣,雖然可能後果係心如刀割、肝腸寸斷,真實同希望理想差天共地!但有過總好過冇,至少都試過。

    莊子是蝴蝶還是莊子自己不是問題,最重要是莊子做蝴蝶或莊子自己,有冇好好活着,過程中有冇活得有意義,快樂地做着自己喜歡的事,那就不枉此生。管他是蝴蝶還是莊子。

    Ki 妳要快快樂樂,開開心心,這是我對妳最大期望噢!:)

    不要你飛得高,只要妳活得好!!

    Fat Boy

    七月 2, 2009 at 12:28 上午

  2. I love this piece so much….

    seewing

    七月 3, 2009 at 9:51 下午

  3. My dear Ki,

    I’m finally back for good, after gone for two years.
    Here’s my email. When you’re free, let me know your hk number la.

    One thing for sure is that, there never is any dreams because I am living in a never ending dream.

    Live, to feel it and to be honest to our senses.

    Sac

    七月 15, 2009 at 2:37 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