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七月 28th, 2009

開始

leave a comment »

由梁文道、葉輝主講,鄧小樺主持。於《字花》網站收錄了講座「當愛情衰亡,書寫才剛開始 ──梁文道、葉輝談愛情書寫」的討論。

當天聽後講座,於plurk裡說:

「『這也終將過去』。昨晚在葉輝叔叔口中聽到的,引自飲江叔叔。其實從前應該自小樺的blog或口中聽過,關於《字花》,梁文道說,辦這雜誌的經驗將教你們青春無悔。然無悔的青春「也終將過去」呢..….於是我想起廿九几,青春真的過去了。又想起十二月會出版的ki和友們的攝影雜誌,青春,又可以再來。葉輝叔叔說,這一句是如何複雜的時態啊,是第十二種平常用不著的時態。但,這句話讓人一聽,心就熱了。即是說,這是一句非常通透明白的話。然後我又想起,最有資格說青春及其消亡的木心先生,九十歲人了,他說,青春是生命力,形體何其衰老,內心仍是青春的。那麼,所有有意義無意義的創造,著實是我們委以青春而又從而保住青春的方式/過程吧。即使那一切一切,終將過去。」

感謝楚,是的,我們都委以青春而又從而保住青春,過程中結束與開始是接上帶下的。這年,接著去年的結束,什麼也是新的開始。由於是開始,所以一切要從信任中建立,新的雜誌,新的合作伙伴、新的情感,好讓它們在健康的關係上成長。我確信,當這些事物將要消亡時,它的結束會帶我們看到更明確、更單純的前方。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七月 28, 2009 at 11:12 下午

張貼於自語, 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