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文化雜誌Rock n’ Roll

leave a comment »

應Nepual( 《Stadt城市誌》編輯)的邀請出席了這次講座,以《咔》雜誌的代表身份在台上發言及討論。於我而言,這是很好的機會,了解了不同單位遇到的問題,及不為人知的想法。當中,小樺在會上最後說的讓我深刻,她大致說,辦雜誌的其中一個想法是為了要更接近群眾,如NOW TV總比無線播放的新聞更親切一樣,讓我們看到較熟識的社會狀況。我想想,很多時候,我們發現缺了一處的牆,自然地往那缺口看,看到什麼不是重點,因為總是會看到什麼的吧。然而,那往前行,想去發現什麼的衝動,令我熱血冒汗。《咔》雜誌的出現也是為了要去觸碰一個缺口,那個所謂的缺口不一定是一個缺失,它可以是一延伸的出口。

我想,能讓自己看見及了解更多,所以才希望接近群眾。從前,我也只不過是一個不聞不問的讀者,消遣了便算。廿九几的同僚,特別是智海江記,以及小樺改變了我的一些念法,看他們藉文字及漫畫,身體力行,為了一些認為對的事,投入及全力地去作,慢慢我也熱了,也愈見立場清晰的自己。我希望能發揮出一點力量,將認為美好的東西留下,而非記錄下來。

此外, 關夢南先生及葉輝叔叔帶出了一個有關延續性的問題,更是值得我們思考。非主流的雜誌壽命往往很短,一,是時間久了,市場新的刊物不斷湧現,即使雜誌的質沒退減,讀者也會自然流失。二,資助問題,文化藝術雜誌往往得不到長遠的資助,香港藝術發展局成了唯一的資助來源,而他們提供的資助也非100﹪,往往搞手們自己籌錢辦刊物。而藉著賣書及廣告的入收,能打個和已很好,想賺錢簡直是妙想天開的事。三,這類型的雜誌參與的工作人員,往往是兼職的,這種工作狀態及熱情也不知能維持多久。四,發行問題,不被重視及印刷數量少於三千的刊物很難發到去大書局(發行至報攤又是另一回事,需要印刷的量更多,也很少擺賣文化藝術、非主流的雜誌)。即使各大書局有售,也不一定被擺放至當眼的位置,這等等也會令銷售數量大打折扣。以上種種困難,均是令非主流雜誌壽命縮短的原因。 關夢南先生及葉輝叔叔說一本文化雜誌努力地建立,至數年後因不同的原因,矛頭直指營運資金欠缺的問題,而被迫停刊。建立及積累了的經驗,失卻了延續發展的機會。之後,新的雜誌又重零開始建立,於是多了很多重覆的動作,若然能將力量轉換成持續發展及擴大的力量,相信正面的成效會更多。

最後想說,有別於會上所討論的內容,葉輝叔叔及小樺的說話方法,成了我學習的對像,喜歡他們的才氣、慷慨,說話總能使人往更深處去思考,也令人想與他/她有更多的溝通,感覺他們給予時間與自己對話是件幸運的事。 我想學習言簡清晰,有系統,以及開放自然的說話態度,提供說話對象互動及發言的空間。我是一個說話時,很易被誤解成「我在批評」中,因為說話急且硬語迫人,其實很多時候只是想分享、引起問題及討論而已,而非是為了下結論,也非認為自己所想所說是絕對。記得智海很久以前說過,說話是一種美德,一直記在心上,我想葉輝及小樺是當中的佼佼者,而小樺更有她獨特的幽默感(雖然有時是一些爛gag,會令人想‘樁’佢 :O)希望日後有機會跟我討論事情的朋友,明白我有時過份嚴肅及臉部崩緊的說話態度。

在此,想呼籲大家多多支持本地作家及文化藝術團體出版的刊物,有一班人真的很努力在製作有質素的雜誌書籍,只是數十塊已能幫助建立良好的文化藝術社群。

日期:2009年8月8日
時間:晚上8時至10時
地點:旺角序言書室

嘉賓主持:葉輝(著名作家、詩人)

Rock n’ Roll單位:
區惠蓮 ──《文化現場》
鄧小樺 ──《字花》
李祖喬 ──《META》
關夢南 ──《秋螢》
崑南 ──《小說風》
黃淑琪 ──《咔》 (網站製作中,第一期將於十二月出版)
雨希 ──《Stadt城市誌》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八月 11, 2009 於 2:31 下午

張貼於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