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一月 2010

管治哲學

with 2 comments

馬嶽﹕其實,這不關高鐵的事……

【明報專訊】高鐵撥款爭議搞了這麼久,大概政府仍然搞不明白,這其實不關高鐵的事。

這是意識形態鬥爭呀!你們怎麼這樣都不明白?

反高鐵運動反對的,其實不是高速鐵路、不是669億的造價(不代表300多億便沒有人反對了),不單純因為影響了菜園村和其他居民(因為我相信沒有鐵路方案會不影響任何居民),更不是因為總站設在西九龍。我近日在想:如果是政府建議把總站設在錦上路,反對者一定會想到更多理由反對(可能會反過來問為什麼不設在市中心),並且會認為這是政府跟新界鄉紳勾結,將公帑補貼新界收地和發展新界,得益者只會是鄉紳等等。

反高鐵實反對管治意識形態 

我不是說這些因素完全沒影響:政府對高鐵的很多計劃細節交代不清楚,給反對者提供了很多彈藥,也擴大了反對者的層面,但如果特區政府以為消除反對聲音的方法是提供更多有關高鐵的資料,便其實是「捉錯用神」。

反高鐵運動反對的,其實是整套管治意識形態和發展模式:是反對那種經濟發展至上、將土地還原為金錢價值的觀念;是反對那種自上而下的城市規劃決策;是反對那種只選擇性地提供資料,諮詢有關利益團體的形式化諮詢;是反對那種首先照顧土地利益和專業利益集團的資源分配模式;和反對那種永遠以經濟效益和增長作為所有社會政策的最高目標的管治哲學。這場運動,其實和西九、天星、皇后、一脈相承,並且會繼續承傳,以至擴大。

政府不能明白這場運動,正如他們沒有明白為什麼年輕人要保衛皇后碼頭一樣。觀乎這一兩星期政府不斷宣傳高鐵的經濟效益,是完全「牛頭唔搭馬嘴」的表現,就像不斷對一群回教徒說「耶和華是真神」一樣,不單完全失效,還要加深矛盾和反感。 

政府上世紀一直用的那種發展模式、意識形態和管治哲學,對現時的抗爭者來說,合法性所剩無幾。那種一直用「整體經濟利益」合理化少數社群的犧牲、用高地價政策的房地產收益來補貼基建和集體運輸系統、用社區會堂式的諮詢而不是直接與受影響的社群對話的策略,當新一代社運根本不認同這些價值和程序時,政府根本無法說服反對者,也沒有方法解決矛盾,因為反對者開出的,是一張他們不能結的帳單。

政府要建立民主規劃過程和架構 

政府要結帳,要建立一個民主的規劃過程和架構,不要自己做好所有的規劃,才「斬件」拿給不同的諮詢機構諮詢。諮詢的時候,不能遮遮掩掩隱藏最具爭議性或政治最敏感的部分(例如不告訴人會挖大角嘴的地底和影響西九的交通),而應該一早把方案主要利弊羅列來讓公眾可以比較,愈具爭議的愈要早作針對性諮詢。政策的原則,不能單以自己界定的「整體經濟效益」壓倒一切,要把哪些社群會受損、哪些團體會得益計算清楚並公告天下,並且考慮如何爭取受影響者的支持,或對他們作出補償。要求政府決策時不要以「經濟發展至上」的思維主導,筆者也同意是苛求了:現在的政府高官,除了這種簡單化的功利價值,根本不能說得上有任何社會政策的價值體系。

當政府不願意改轅易轍,改變既有的決策和發展模式,最後又選擇重彈舊調,出動建制權力,動員親政府的團體支持撥款、開動輿論機器重複「經濟效益」的論調,出動委任的行政會議成員批評立法會議員拖延,並且透過掌握立法會大多數通過撥款。這不但無助說服反對者,還造成另一層次問題:民眾很快認清問題的根源是政制不民主,結果將矛頭指向功能組別議員。就像元旦遊行,傳媒只放大了「80後」的主題,但其實遊行隊伍中有相當多頭髮斑白的參與者,除了支持民主外,帶著各種由骨灰龕至屏風樓、由重建到全民退休保障的民生訴求,最後「萬佛朝宗」,全都歸結到政制不民主的問題上。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一月 16, 2010 at 3:29 下午

張貼於社會

太浪費了

leave a comment »

最近在認真看孫原和彭禹的作品,看了這段片,感到浪費,一個這麼出色的藝術家,卻找來這麼沒質素的記者,這種浪費,比我吃剩半碟午餐(平常都避免浪費食物)還要浪費。

彭禹说:“所有具有创造性的部分都是艺术,所有正在创造的人都叫做艺术家。”对于他们而言,艺术只是一个有趣的事业。“但是,”彭禹说:“这个有趣只是在很少的时间内。”孙原箴言:“生存之余,求而不得。”zx.findart.com.cn

从作品构思到进行大量的实验和技术解决方案,这不仅是孙原和彭禹的工作乐趣,同时也给观众带来莫大的体验乐趣。正如汪建伟所说,“当代艺术”最大的特性就在于可以让大家共享创造性。他说:“艺术其实并不复杂,尤其是‘当代艺术’,它并不是要让观众同意什么,而是让不同的思维方式在呈现过程中被观众体验和分享,分享艺术家的创造、经验和思维模式,由此形成一种对艺术的尊重。很多时候,事物并一定要求人们达成共识,关键在于是否能在尊重‘差异’下去讨论一个问题,而这种讨论又不一定当即就要有答案。”

Written by kiwong

一月 11, 2010 at 11:42 下午

張貼於創作

以後的生活會是簡單的

with one comment

人一生總會遇上一些奇怪的事、奇怪的人。不明白的事還真多,簡言及簡單地生活,或能避免誤會及是非。今年,將更專注現在努力中的工作,也希望能抽空創作及旅行。祝花盡心血的KLACK能順利出版。

Written by kiwong

一月 7, 2010 at 6:52 下午

張貼於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