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樂縣

屬於還是年青的 – 攝影、水墨、旅遊、社會

Archive for the ‘家人’ Category

爸爸

with 7 comments

08年錯過了一些事及幾趟旅程,今年決意好好地計劃,即使隨心隨意,但也要有交帶及條理,不讓身邊的人失望。答應爸爸今年拜山,順道探望外婆,上星期做到了。

我們上了六個山頭拜先祖,先人的地方都很平靜,不過拜墓的方法就很不安寧,他們以放炮來相聚一刻。之後,還留下了很多垃圾。
 img_00021img_0062
img_0152img_0074
img_0444img_0513
img_0447
img_0093img_0541
img_0545img_0568

四伯每到一個地方便說一點舊事,這麼一來,是次旅程便由爸爸及四伯的故事連串起來。當我問及爸爸事情是否這樣那樣時,他總是以微笑來回應,並嚴肅地像傳道般說著毛主席不人道的治國方法。四伯告訴我們,爺爺從印尼賺了點錢後,回鄉買田買地,並再娶,那時他四十多歲。爺爺二十多歲時,曾有一位賢良的太太,但她在爺爺去了印尼不久後,因難產保不了命。爺爺自覺命硬,曾想過不再娶,不想連累他人。緣份卻讓他遇上了嫲嫲,並在他七十多歲時生了我爸爸。一家五兄弟,大伯是拾回來養的,二伯,四伯及我爸爸先後偷渡來了香港。第一次偷渡時,四伯想,這是作為地主的兒子的唯一出路,於是要爸爸跟他一起走...可惜失敗了,他們都被捉去勞改,四伯一年,爸爸四年。這次的失敗,嫲嫲痛斥四伯,說他讓弟弟受苦了,從此他們有了很大的心結,當四伯提到這往事時,熱淚盈眶,從他的眼睛裡可以看到嫲嫲的容貌。四年的勞改,爸爸安分守己地捱過了,他在農村的劇團當了半年小生後,再次與四伯偷渡,這次,成功了。來港後,四伯跟一起偷渡的四伯娘在粉嶺落地生根,有田有魚塘。爸爸則在九龍區打工,在製衣廠織冷衫,之後,愛爸爸俊俏臉孔的媽媽嫁了給他。爸爸便轉行做生意,每天踏單車送米。昨天,他告訴我曾路經我現在教書的地方(前警察訓練學校),那時他因好奇踏著單車上斜路,至大閘外偷看。

img_0052-copy 

從少我便喜歡模仿爸爸,從他行路的舉止,以至處事的態度。我喜歡爸爸的內儉及溫柔,他會對路上的植物說話,祝福它們要好好地生長;為街上弄傷指頭的伯伯包紮;為不讓我傷心而隱瞞心愛的貓失足死去的真相;像爺爺一樣,經常接濟貧窮的人,有時給點錢,有時送食物...一天他問我,他賺錢是為了什麼?生活又為了什麼?那時,我二十多歲,那時,我不懂回應,只是,淚如雨下。感覺太不像是爸爸口出的說話,他應該是堅強及熱愛生命的人,這樣的人,不應有這些屬於我們及以下的年代的說話。寫到這裡,爸爸的形象愈見清晰,因為這方面我太過像他了,一個不懂表達內心情感的人,一個慣於以訓言來掩飾愛意的人,一個敏感而又懶於表現的人,一個想自由自在,對生活希冀而又失望的人,一個想每一個人都幸福而不懂記恨的人,一個記恩而有時忘掉了自己的人。爸爸,原來傷心後悔的事,不是離去,而是沒有在相聚的時候做得好好,讓對方感到愛意,或許我們都寂寞,所以我們都不懂去愛。現在,我想從零開始做得好好的,跟RyanBB一起學習表達。這兩天,幫爸爸收鋪,留意細節,慢慢跟著搬弄東西,從前門收拾到側門,我會牢牢記著所看到的,有關他生活的序,及所感受到的重量。記起了A父母說,他們到了九龍城,看著我家人,工作時的容貌舉止,他們給我形容細節。原來,我一直也想如他們般認真地看我的父母。以後,我將不會後悔,因為還未遲。謝謝家人,永遠都給予我機會。

img_0382

清明的好天氣,將我們晒得通紅。到過爸爸兒時居住的小屋。想像爸爸在同一陽光下,對事物產生好奇的專注目光,及被罵而逃跑的情景。

img_0311 

我喜歡他的村子,雖然貧寒,但村子裡的人卻有種獨有而富足的笑容。
img_0457
img_0495
img_0596

廣告

Written by kiwong

四月 14, 2009 at 8:43 下午

張貼於家人